安平若是追想起—金小姐的催生者

許石  

1920年農曆8月1日出生於台南市, 與吳晉淮一樣, 在「日本歌謠學苑」研習音樂, 能彈琴、作曲、唱歌, 回台曾於台南中學、台中高工、樹林中學擔任過教職。

1950年, 他寫好一首曲子去找陳達儒, 陳聽完四四拍轉四三拍的前奏後, 沒好久便將心中一個從寶美樓酒家一名女侍聽來, 安平金小姐等待外籍情郎,  與其母愛上英國船上荷蘭船醫, 未婚生下她之雷同宿命的老故事, 寫入歌中, 便成了「南都夜曲」外, 寫台南最有名的歌–「安平追想曲」, 此首歌曲於1952年許石創設「中國唱片公司」(後改為大王唱片)後出版, 同期他還出版了「港都夜雨」、「孤戀花」、「夜半路燈」…等歌。

1955年, 作詞家林天來拿著新寫好的一首詞, 到電台找人(應是作曲家林禮涵先生, 寫過「送出帆」等歌), 想請其為他的新作譜曲, 但沒找到想找的人, 卻遇上了許石;  許看了詞以後, 心有所感地寫下了絕世好歌–「鑼聲若響」, 至今仍受台灣人喜愛, 原因是歌中寫滿海島漁人出海, 愛人在岸邊苦等之綿綿情感, 與島上多數人心有戚戚焉, 更被引申為日據時代遭移送軍伕的破碎家庭, 那種悽涼無處訴的情緒, 許多因素加諸於此歌上, 方能有如此巨大的迴響: 「日黃昏, 愛人仔要落船, 想著心酸目珠罩烏雲, 有話欲講趁這陣, 假使心頭亂紛紛, 想袂出, 親像失了魂, 鑼聲若響, 鑼聲若響就欲離開君。」送行之時, 判定命運的鑼聲, 聽來實在悲涼!

除了這二首驚天動地的歌外, 還有與周添旺合作的「夜半路燈」、「風雨夜曲」、「搖子歌」…等好歌, 在1950年代相當走紅, 他育有一男八女(與姚讚福一樣多產),1980年8月2日病逝於長庚醫院, 享年60歲 。

陳達儒 

1917年生於台北艋舺, 童年受過私塾教育, 紮下結實的漢文功力及詩詞基礎。 1930年代, 除了古倫美亞唱片外, 就屬勝利唱片規模最大, 能與前者爭鋒, 而陳達儒便是隸屬於勝利唱片的專屬作詞家, 同屬勝利的歌謠作者尚有姚讚福與蘇桐。  此階段勝利發行的暢銷曲, 幾乎都由陳達儒作詞, 「心酸酸」、「悲戀的酒杯」讓姚讚福漸為人知, 「雙雁影」、「農村曲」、「青春嶺」則帶出了蘇桐, 也由於陳達儒那詩畫同在的詞句, 輝映了這旋律, 並使之有機會傳世; 而其中的「農村曲」(1935)描述當時農夫耕作的辛苦, 也是整個社會普遍有的景象, 卻被國民政府以扭曲現象, 醜化政府為由禁唱, 直到1976年才解禁, 這年, 作曲者蘇桐過世。

除了在勝利唱片寫詞, 陳達儒亦在帝蓄唱片擔任文藝部主任, 那時他的詞酬已由一首五元調升到十元(當時訂作一件西裝為十七元), 加上薪資, 已稱得上中高收入。 1935~1938年間, 他算是最多產的作詞人(甚至超越周添旺), 除了與姚讚福、蘇桐合作外, 還有與吳家成的「阮不知啦!」、「心茫茫」、「港邊惜別」, 陳秋霖的「白牡丹」、「滿山春色」、「中山北路行七擺」, 侯賜家的「我有一句話」…等, 簡直是歌謠界的天王, 最黃金年代的中流砥柱!

1938年, 戰事吃緊, 日本政府皇民化運動如火如荼地展開, 這群音樂人只能鳥獸散, 各奔東西: 鄧雨賢回芎林教音樂; 蘇桐加入日軍勞軍團, 戰後隨賣藥團四處流浪; 陳達儒舉家疏散至坪林, 進入警察專科學校就讀, 自警官班畢業, 當警察去了, 一直到228事件後才卸下警職。

戰後, 歌曲的流傳主要靠電台的放送, 及藝人們各地廟埕、廣場、戲院的演出; 陳達儒以「新台灣歌謠社」的名義發行歌仔簿(現之歌本), 邀集昔日好友蘇桐陳冠華等人, 或隨賣藥團, 或隨歌舞團, 在全台各地邊唱邊推銷歌仔簿, 共推r出十餘本, 收入不多但勉強可以糊口。  這期間他的作品就少了詩味兒, 多了社會現實的氣氛, 如與許石合作的「安平追想曲」(1950), 與蘇桐的「母啊喂」、「青春悲喜曲」。有一首歌也是傳奇, 也就是「南都夜曲」, 原作南京夜曲, 為郭玉蘭作曲, 陳君玉作詞(原古倫美亞唱片文藝部主任), 陳達儒在自己出版的歌仔簿上發現, 一哼覺得很有感覺而將之改寫, 應是他遊覽過台南市後的心情。

50年代中期, 國民政府全面施行北京語, 大多數的台灣語創作歌謠, 幾乎全被扣上「灰色」的帽子, 遭致禁唱、禁播的命運, 而唱片公司為節省成本, 大量使用日本曲, 填上比較能過關的歌詞, 使得大部分的作曲者無歌可寫, 生活也出現問題, 只好轉行或選擇退休。  在工作量不敷生活的狀況下, 陳達儒轉而從商, 先後擔任過味全食品經理、味新食品副總、味丰冷凍公司副總等職味。  這時期他的作品很少, 1965年與周添旺合作「碧潭悲喜曲」, 1977年與吳家成合作「海邊月」, 1990年寫完「吃果子拜樹頭」後, 就不再有新作發表。

1989年, 第一屆金曲獎頒發特別獎給他, 表彰其對台灣音樂的貢獻, 並致以最高的敬意及肯定。 1992年10月24日, 因罹患捱癌症, 病逝於台北馬偕醫院, 享年76歲。  陳老師對古典或現代詩詞都下了很多功夫, 但生活上的市井俚俗也頗用心採集, 加上人生歷練豐富, 使得其作品不會像純藝術家一般, 鑽進自己的象牙塔中, 反而顯現出一種情節多折, 劇情迷人, 好像一本本小說般精彩, 也豐富整個台灣歌謠界。

廣告